玩卡那些事

老王翻车记

可能很多朋友都已经知道,老王最近翻车了,险些达到车毁人亡级别。

 

原因堪称愚蠢,蠢到我至今都想不明白,我到底为什么当时要这么干。希望老王这些日子的血泪教训,能给广大卡友一些启示。

 

事情发生的时间是3月1号早上,老王打算坐8:15的高铁去香港,简单参与一下每月1号的连卡佛中信盛宴。因为32号老王在广西还有比较重要的工作,所以老王的打算是速战速决,中午回到深圳跟女朋友吃个饭就直接走了。

 

然后,在晚上收拾行李的时候,老王就做了一个蠢到令人发指的决定:把之前放在家里的所有信用卡,都一并带去广西。结果,背包里就放进去了好几个卡包,累计加在一起一百几十张卡——大部分是我自己的,还有女朋友,老妈,一个关系很好的同事,和之前一个想找我飞卡代刷的卡友。为什么要作出这么蠢的举动,老王事后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只能认为是鬼迷心窍了吧。

 

常看老王文章的读者都知道,老王一直是很强调法律风险意识的,对飞卡代刷的事情极其排斥——再说在香港刷卡全面查身份证的背景之下,代刷也不好操作。所以,这些卡的实际情况是:

老妈和同事的卡:一水中信,先办主卡,再以主卡办理老王名字的附属卡,所以主卡就留在了家里。

女朋友的卡:因为她无法办理主卡,所以都是以我、我妈、同事的卡办理的附属卡。

飞卡代刷的卡友:把自己,老婆和岳父岳母的卡都寄过来了,收到卡之后,老王就明确跟他讲过,不会帮他去代刷,但是一犯懒,卡就都留在我这里了,结果也一并带在了身上。

 

加在一起,合计55张

 

然后,这个装了将近两百张信用卡的背包在福田高铁站安检机里就被当场查获,当天,我就住进了位于平湖的深圳铁路看守所,吃了二十几天的免费餐,涉嫌罪名是——妨害信用卡管理罪

 

关于这个罪名,网上有很多的司法解释,不做过多赘述,只说几个要点:

 

1,“信用卡”的概念包括储蓄卡在内,也就是所有的银行卡。

 

2,这个罪名的认定行为关键是“持有”而不是“使用”,只要“非法”持有他人信用卡超过五张的就构成犯罪——极端情况来说,你捡了个钱包,里面有6张银行卡,正好被警察遇到了,就可以按照这个罪名来处理你。当然在实际问题处理中,公安机关还是会进行区别对待的,就如同老王这次,因为所有被查到的卡片都没有刷卡交易的记录,且还有明确的拒绝代刷操作的聊天记录,所以经过了二十多天的调查之后,认为没有社会危害性,属于偶发事件,情节轻微,得以被释放。

 

老王在铁路看守所待的这二十多天,同一个监仓的人员进进出出,也让老王深刻的感受到了一个道理:

 

近年来,警方对于“网上追逃”,也就是平时所说的“网逃”的执行门槛变的越来越低了,以前可能是只有大案要案才会进行网上追逃,而现在,很多以前你觉得根本不起眼的一些小事,只要能被警察锁定到犯罪嫌疑人,都可能在某一天被列成网逃。以老王这些天亲眼见到,老王觉得有警示意义的典型案例来说(以下所举例的人名字都经过了一定处理,涉案情况都是自己的口述,考虑到人都有给自己洗清罪行的本能,所以也不能全信):

 

1,邓得达,一个江西小矮子,二十年前来深圳,在同一家公司(应该规模不大)一直工作了二十年也没混出个名堂,日常生活中是个非常谨小慎微的人。2015年他被人拉去做现货石油之类的大宗商品交易。在他看来,这是个完全合法的投资平台,而且一开始他也赚了点小钱。于是他就注册成了这个平台的代理,但是只拉了一个客户之后,他就在这里面赔了30多万,于是也便不再关注这事情。

2016年,这个平台因为诈骗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某地警方查处。2018年某天,他发现一张银行卡被冻结了,向银行查询后被告知是涉及此案,如果想解冻,需要联系警方,并给了他警方的电话。警方给他的说法是:我们查到你是这家公司的个人代理,你有时间的话,来我们这里说明一下情况吧。

因为被冻结的卡也就千把块钱,去一趟新疆,需要先深圳飞乌鲁木齐,再转机,再转一两百公里的汽车,而公安说的话也是很轻描淡写的,在这种情况下我想一般人肯定不会选择去说明问题的。结果没想到,就这么个小事,就以诈骗罪的名义成网逃了。而且是一被抓了之后就被扔在看守所里不闻不问的关了整整29天——按照法律,刑事拘留的最长时间是37天,也就是几乎都要到了羁押期满了的时候才把他带走去了新疆。

由于抓他的警察恰好也是办我这件案子的警察,在我被放出来之后跟他们闲聊的时候得知,据说他已经被正式批准逮捕,如果能够主动赔偿受害者的损失(据说是50多万),可以考虑减轻或者免于刑事处罚。

 

2,司徒亮光,江门人,介绍他人虚开增值税发票,他只知道有五十多张,发票总金额有多少,不清楚,钱也还没赚到手,就被河南警方挂了网逃,据说,会被判个十年八年的。

 

3,柯利群,一个东莞的高尔夫球教练,据说水平挺高的。2017年开始折腾区块链虚拟币,后来干起了号称“币圈骗子的百科全书”的“触动集团VCB项目”,成了一个团队领袖。结果以诈骗罪名被网逃,警方直接用手机定位锁定了他位置,刚下车走进肯德基,汉堡还没吃到嘴里就被抓了。他老婆预产期是清明节,有可能等他出来的时候,孩子已经直接会叫爸爸了。

 

4,陈晓祥,之前在上海的夸客金融做“业务总监”(其实就是个门店的小主管)。20186月辞职了,20188月平台雷了,被黄浦区经侦支队查处。然后就被网逃了,在深圳关了十几天之后带回了上海。

 

5,郑均朋,茂名人,2018年注册个网络赌球的账号拉人投注,结果因为赌博罪被网逃了。抓他的手法就很搞笑了,罗湖火车站派出所的某个女警官(据他说,长得还挺好看的)加了他微信,三聊两聊的就说:我来茂名看你啊,你来火车站接我呗。于是这家伙就兴冲冲地打扮了一番,头发摩斯打的扎手,身上香水味道熏人,到了火车站,手机铃声一响,抬头看到美女冲他微微一笑,四个警察就冲上来把他按住了,手铐脚镣带上,一路坐高铁拉回深圳。这种美人计的抓人手段,在我这个监仓里,二十多天的时间里一共有四起。

 

6,陈琦,山西人,开了个淘宝店卖“壮阳咖啡”(当然这个东西其实起作用是因为里面含有超量的伟哥),网逃的罪名是“非法经营”。

说起来,这个罪名可能也是跟信用卡圈关系最密切的了,这是个包含范围极其广泛的罪名,判刑标准又极其宽泛,不管是倒腾购物卡,倒腾酒店,还是日常的非常小的什么美团外卖,电影票,油卡,乃至刷POS撸积分,都可以严丝合缝的套进这个罪名,只要罪名成立,交易金额500万以上就是“数额特别巨大”,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如果被人有目的的盯上打算搞你一把的话,后果可想而知。

 

为什么警察现在这么热衷于挂人上网逃呢?我的考虑是这样:

 

对于很多案子来说,事情不大,调用警力跨区域抓人还是比较高成本的。但是又有破案率的考核要求,所以,干脆直接挂个网逃吧,在现在这个实名制的社会,一旦上了网逃,就几乎没有逃脱的可能了——所有的证件都处于被监控状态,在任何需要刷身份证的场所都会直联报警。甚至像买火车票这些事情,买票的那一刹那警方就知道了,掐着点等着自投罗网就行。

 

据了解,地方看守所关押的网逃数量极少,基本上都是长期(几个月)关押的刑拘人员,而我所在的铁路看守所则是关押了大量的网逃,每个监仓每天都是进进出出不少人。以我个人的推测来说(仅代表我个人推测),地方派出所每天处理的事情太多,大到处理刑事案件,小到调节家庭矛盾,还有户籍等大量民政民政业务,平时的警力已经很紧张了,所以只要辖区内出现的网逃不是特别重大的案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没看见了。以上面提到的那个郑均朋为例,他的同伙是去年世界杯期间就被抓了,估计早就把他供了出来,期间他们也有同伙陆续被抓,而他就在家里待着,开房也开过,网吧也去过,一直安然无恙,以为自己啥事没有,直到遇上了美人计……

 

而铁路公安,首先是本身就有大量自投罗网的网逃,而辖区内要处理的事情也比地方公安少,如果有空的话,不管是为了维护社会治安,还是为了500块奖金,出去逛逛抓抓网逃还是蛮有动力的。但受限于铁路公安的管辖范围,他们是不能离开铁路沿线太远抓人的——所以,要把人约到火车站,铁路公安坐火车又是免费,抓完直接塞上火车就行了。

 

以上这些事情,给我们提醒的就是以下的事情:

 

1,最好结交一个在公安系统工作的朋友。

 

2,当你感觉你有可能卷进什么案子,比如你工作的P2P公司、你投资过的虚拟币或交易平台雷了,或者你之前跟朋友出去玩的时候跟人打过架,而那些朋友突然有人失联了等等情况的时候。找公安朋友问一下,自己是不是已经被网逃了。

 

3,如果真的不幸被网逃,唯一的出路就是自首,因为自首将给你减轻至少1/3的刑事处罚。当然,最佳选择是想办法去你的办案机构自首,因为这样处理问题起来会比较快,有自首情节的话,不排除做完讯问笔录之后就直接释放的可能——但可千万别坐火车坐飞机,被火车站派出所抓获就不能算自首了。如果去不了办案机构所在地,就找个就近的派出所自首,这样的弊端是如果被拘留的话,就只能等着办案机构来带你走了,而他们什么时候来则是你完全无法控制的——万一对方一直抽不出人手,也许就要被关很久了。

 

4,去自首之前,交代好要处理的事情,穿最破旧的衣服,身上带上一些现金。如果自首后被拘留,等你放出来的时候,你肯定会选择把衣服全部扔掉,而现金对你在里面的生活水平提升有多大的帮助,相信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5,如果突然有不明来历的女性主动加你微信好友,还表示对你的极度关切,请先照一下镜子,确认一下,镜子里的人有没有金城武吴亦凡级别的帅气的脸。如果没有,请参考第三条。

 

以上就是我这次翻车的全部经历和感悟,希望对大家能有所帮助。

银行 酒店 石油 玩卡 投资 信用卡管理 信用卡博客 信用卡

本文由公众号 玩卡那些事 发布,并授权玩卡信用卡博客转载,他人转载请保留此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