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明君

缅怀金庸:今生做个常旅客,来世再做江湖人

金庸 酒店 信用卡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中,不胜人生一场醉。

我们这代人,受金老爷子武侠小说的影响至深,惊闻查先生仙逝,甚是悲痛,“故人”陆续凋零,好似风中落叶,郁郁不得欢。

一箫一剑平生意,所谓江湖,读过之后,胸口起伏,如万马奔腾,呼啸而过;血液升温,热到沸腾;若有一碗酒,那必须是一饮而尽,然后狠狠地砸在地上,这一刻,惟风与云,惟天,与地。

这是我们年少的梦啊,少年侠气,结交五都雄;生死同,一诺千斤重。任侠放浪慨而慷,睚眦必报血沙场;我们的梦啊!

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我们的江湖更多的是:《天龙八部》乔峰大战聚贤庄,我乔峰要走,谁能拦我;是《倚天屠龙记》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张无忌力转乾坤;是《书剑恩仇录》陈家洛钱塘江畔听海潮;是冷峻桀骜、儿女情长绕指柔的光明左使杨逍;是东邪西毒、碧海潮生曲的黄药师;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郭靖。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所有的所有,所有的耳熟能详就是我们的江湖,斯人已逝,江湖永别。

于圣明君而言,金庸的武侠世界是个神奇的“地方”,满足了一个少年太多的想象:好儿郎仗剑走四方,英雄美人、儿女情更长。

时间是条长河,雁过无痕、岁月无声,犹如白驹过隙。所以趁着去年上半年空闲之际,圣明君独自一人开着车来了场跨越淮河的旅行,历时1个半月,走遍了淮河流域皖北、苏北大大小小的各个县城。

梁启超曰:淮河流域,阳开阴合,为我国数千年来政治史的中心,其代产英雄,龙腾虎跃,为吾国数千年人物史的代表。整个华夏英雄人物在此区域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从灭汉之曹魏,灭元之朱明,灭秦之刘邦、项羽,灭晋之桓温,灭唐之朱温;再到数不胜数的良臣名将:管仲、张良、萧何、韩信、范增、鲁肃、吕蒙、徐达、常遇春、周总理;还有无数的文人骚客:老子、庄子、曹操、曹植、嵇康等等,跌宕起伏,大开大阖!

圣明君一直想去这个地方看看,看看这些英雄出生与成长的地方,而以嵇康为领袖的竹林七贤,他们所代表的魏晋风流实为中国武侠文化的精神内核:居庙堂之高,处江湖之远,越名教而任自然,放浪形骸之外。

鲁迅作《魏晋风流及药与酒》,武侠世界又怎么能少了酒呢?殊不知,一曲《笑傲江湖》实为取材于嵇康《广陵散》,聂政刺韩王,白虹贯日,杀伐之气冠绝古今,2000年后重谱曲洋、刘正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也正是在这趟旅途中,圣明君接触到了一样神奇的常旅客世界,一个机票、酒店、信用卡的世界:机票、酒店可以让我们像侠客一样,走更远的路,见更多的人,明是非,辨忠奸,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为国为民。

信用卡则是武侠世界里仍给店小二的那些银两,虽说江湖人士向来不为银两发愁,但我们知道就算是在“成人的童话”里面,钱也是很重要,只是我们武林中人羞于谈钱,俗气且落了下乘而已。

武侠赋予了我们情怀,常旅客则为我们的武侠梦提供了可行性,为自由,为了心中的所想,一脉相承。

如果注定要一个人赶路,那就此告别吧,大漠孤烟,夕阳西下。再喝最后一碗酒,然后我就出发,不必挽留,无需相送。今日一别,来日再见。若他们问起我,就说我是尘世的一粒沙,本该浪迹天涯......

谨以此文,缅怀金庸!


Related posts

Leave a mess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