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人银行业务高成长性初现

近日,平安银行和招商银行相继发布2021年一季度经营业绩。作为身处改革开放前沿深圳、同样主打零售转型的两家股份制银行,在一季度业绩中表现出了同样的亮点——私人银行业务实现飞跃式发展并具有强劲的增长动力。

银行业正在打开财富管理市场的黄金时代,同时希冀财富管理能够给其带来高成长性。多家上市银行在2020年业绩报告披露中明确了这一方向:招行将“大财富管理价值循环链”作为未来五年业务主线;中信银行提出“全财富管理”概念;兴业银行提出要成为“全市场一流的财富管理银行”;浦发银行致力于打造“财富管理首选银行”……

目前,财富管理已成为银行发展的战略方向,而且部分领先银行已经尝到了“甜头”,首先打开局面的是私人银行业务。
银行 行业 私人银行 改革 业务

私人银行业务打开新局面

平安银行在今年一季度业绩发布会暨零售开放日上宣布,未来两年内,私人银行AUM(管理客户资产)再翻一番,达到2万亿元;3年内,零售AUM再翻一番,超过5万亿元。这两个“翻一番”意味着,平安银行将在未来两年内,再造一个万亿元规模的新私行,3年内再造一个新零售。

何来如此底气?仔细观察上市银行业绩报告数据不难发现,在客户增长方面,中高端客户的增速高于基础客户,而这一趋势在去年已有所体现——聚焦高净值客群的私人银行业务表现出更强的风险抵御能力,富裕和高净值客户财富反而在疫情防控期间加速增长。

平安银行业绩报显示,截至一季度末,私行达标客户6.25万户,较上年末增长9.1%,私行达标客户AUM规模12333.16亿元,较上年末增长9.2%。招商银行一季度业绩报显示,该行私人银行客户突破10万户,达10.68万户,较上年末增长6.91%;私人银行客户AUM规模29840.07亿元,较上年末增长7.55%。两家银行私人银行业务均表现出强劲的增长动力。

“疫情改变了人们以往的消费和储蓄习惯,这使得银行的个人存款大幅增加,中产人群的规模迅速扩大,体现在银行的业绩报告上,就是金卡及私行的客群增速远超普卡用户,呈现‘倒金字塔’形状。”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资本市场的发展也助推了金卡客群的增加。

麦肯锡预测,中国未来的财富管理市场整体增速在10%,其中,富裕、高净值和超高净值人群市场的增速会更快,这三大客群市场增速会达到13%,这无疑将成为银行机构的“必争之地”。

战略布局财富管理深谋远虑

战略方向的确定无疑关乎业务未来走势甚至银行的生死存亡,而在相似的时间点,多家银行不约而同地将财富管理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背后必然有着深层次的原因。

“财富管理市场将在未来10年迎来爆发期。”近日,麦肯锡发布的《未来十年全球财富管理和私人银行的趋势及制胜战略——准备迎接加速变化的未来》显示,以个人金融资产计算,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财富管理市场、第二大在岸私人银行市场。

房地产这一所谓“最优质资产”的光环不再,将是促使资金重回银行等金融体系的一大原因。目前,我国居民的金融资产占比仅为20%左右,这意味着未来财富管理市场拥有巨大发展潜力。

当然,除了抢占已在眼前的市场空间之外,银行机构的另一个重要考虑在于实现转型。“财富管理实际上是一个表外业务或者中间业务的概念,在利率市场化叠加去年以来推动资产端贷款利率下行的背景下,银行目前面临着净息差收窄的挑战,这意味着银行需要寻找非利息收入来源,而从国际银行业经验来看,非利息收入的主要来源是财富管理。”曾刚说。

招行行长田惠宇表示,该行看中的就是财富管理业务轻资本、弱周期的特性,并以此助力轻型银行战略转型。而这大概率也是其他银行提出该战略方向的考虑。

深耕客群与数字化经营深度融合

尽管各家银行都表露出深耕财富管理领域的决心和魄力,但未来的路要想走得快、走得好,并非一件易事。以明星基金“易方达蓝筹精选”为例,尽管该基金从2020年4月1日起一年累计收益高达99%,但在其同期持有用户盈亏分析中,竟有65%的用户亏损5%以上,有超过八成的用户在近1年中并没有赚到钱。可见,仅有好的投资策略和产品,无法实现为客户财富保值增值的目标。

银行机构在财富管理领域的短板也显而易见。田惠宇曾坦言,相较于市场化的资产管理机构,银行的资产组织和产品创设能力仍是难点和痛点。从长远来看,银行如何制胜?

实际上,财富管理的“高成长性”首先在私人银行业务中得以体现,透露出在新的市场环境下财富管理之争的关键,那就是突破销售导向思维,真正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投资理财服务,深耕客户、关注需求、做好陪伴,从资产配置的“点状咨询”转向提供全方位端到端的生命周期财富规划。

目前来看,部分领先银行初步在财富管理业务上形成了不同的打法。例如,招商银行提出“价值循环链”,强调将客户资金端和融资端需求更有效地连接起来;中信银行确定了“以数字化转型为主线,推动零售经营管理体系迭代升级”的发展策略。尽管具体打法有差异,但共同点都是借力金融科技,通过渠道和服务的数字化提升财富管理竞争力。

而将上述两点——深耕客群与数字化经营进行深度融合,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目前,银行理财的固定收益类、现金类产品比较成熟,但是对于投资类、私募权益类的产品,银行不见得有优势。因此,银行需要去提升这方面的产品投资和创设的能力。”曾刚分析认为,银行可以选择加强和其他资管机构合作,协同服务客群。

而这一策略已在部分银行中开始推进。随着外部战略投资者摩根大通的引入,招银理财成为国内首家引入战略投资者的银行系理财子公司。田惠宇坦言:“实现大财富管理需要打造招行自己的资产管理和产品组织能力,这一点需要向摩根大通学习,特别是在风险管理、围绕资管的科技能力以及体制机制方面。”

本文转自我爱卡,原文链接:https://www.51credit.com/info/redian/196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