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业务增速放缓 银行发力存量市场

2020年银行信用卡业务整体增速放缓。央行数据显示,2020年信用卡用卡规模同比增速创下近五年来最低。受疫情影响,信用卡不良率有所上升,逾期现象在2020年普遍有所增长。值得注意的是,在卡量增速放缓的同时,各家银行纷纷发力,通过扩展经营场景以及各种各样的营销活动,持续强化信用卡与客群的连接,激活信用卡存量市场。

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存量竞争加剧,能否深度挖掘存量用户是信用卡业务转型的关键。未来,随着一系列政策利好释放,银行需强化精细化运营,完善产品风控,持续提升自身业务实力和产品市场竞争力。
银行 增速 信用卡

信用卡业务增速明显下降

受疫情影响,2020年银行信用卡业务整体增速放缓,不良率有所上升。

央行近日发布的2020年支付体系运行总体情况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底,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在用发卡数量共计7.78亿张,同比增长4.26%,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0.56张。

“银行信用卡业务整体增速放缓是无疑的。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信用卡总体规模同比增速创下了近五年来最低。其中第四季度环比增长仅为0.25%,也是全年四个季度中的最低。”信用卡资深专家董峥说。

从陆续公布的银行年报来看,多家银行2020年信用卡业务增速呈明显下降。数据显示,招行2020年流通卡量较上年末增长4.44%左右,而这一数据2018年、2019年分别为34.98%和13%。平安银行(000001)2020年流通卡量增速为6.5%,2018年、2019年分别为34.38%和17.1%。2020年浦发银行流通卡增速为负值,较上年末下降0.61%。

从信用卡业务资产质量来看,上述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底,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还信贷总额为838.64亿元,同比增长了12.92%,占信用卡应偿信贷余额比例为1.06%。

从银行年报来看,信用卡逾期现象在2020年普遍有所增长。招商银行2020年信用卡不良贷款金额为124.24亿元,增长近33.91亿元。信用卡不良贷款率为1.66%,增长了22.96%。

针对信用卡业务不良贷款率上升,招商银行在年报中称,受全球疫情影响,叠加国内宏观经济低位运行、结构调整深入推进等多因素影响,信用卡资产质量在2020年上半年呈现一定波动,逾期规模及不良等相关指标面临短期阶段性上升的压力。随着国内疫情防控取得成效,在国家有关企业纾困和复工复产政策支持下,2020年下半年起,信用卡各项风险指标已趋于稳定。

“总体来看,受疫情影响,2020年信用卡债务压力有所上涨。但在第四季度,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偿信贷已呈环比下降。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在于,面对重重压力,一方面央行和发卡银行对信用卡业务出台了一系列风控措施,另一方面发卡银行的催收力度加大,对全年高风险值起到了遏制作用。”董峥说。接受采访的多位专家也表示,随着经济复苏和持卡人现金流情况好转,预计今年信用卡风险将所有收敛。

各有高招 激活存量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在卡量增速放缓的同时,各家银行纷纷发力,通过扩展经营场景以及各种各样的营销活动,持续强化信用卡与客群的连接,激活信用卡存量市场。

上述报告显示,2020年底,银行卡授信总额为18.96万亿元,同比增长9.18%,银行卡应偿信贷余额为7.91万亿元,同比增长4.26%。

“虽然卡量增速明显放缓,但从央行以及各家银行的数据来看,银行卡总体的交易金额比较稳定,大多数银行基本持平,说明大家均已发力存量市场,提升交易额和用户黏性。”董峥说。

例如,招商银行信用卡以“掌上生活”App为基础,推进用卡服务、银行电商、金融产品等场景建设。去年疫情期间,“掌上生活”App为客户提供了智能客服、线上还款等金融和生活服务。

结合特殊时点、特殊群体的用卡需求、各家银行还相继推出多种多样的营销活动。比如,平安银行针对车主持卡人的“好车主”信用卡,推出“加油88折”“停车88折”“充电88折”“8.8元洗车”“免费代驾”等多重权益,一张卡片可以为持卡车主提供几乎所有与汽车生活相关的服务。中信银行信用卡在今年3月8日之际,推出针对女性持卡用户的美颜护肤分期特惠等优惠活动。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表示,当前80后、90后等主力群体已基本完成信用卡的覆盖和初次使用,信用卡整体的发展也进入存量时代。银行信用卡收入主要来自刷卡手续费和分期业务,其很大的业务量都来自于存量客户。因此,各家银行都在发力做好精细化运营,维护好存量客户。

董峥也表示,随着存量竞争加剧,通过精细化、场景化经营来契合持卡人的消费行为和消费特点,通过各种优惠活动刺激消费和用卡,是当前银行深度挖掘存量用户的关键。

将迎新发展机遇期

业内人士指出,随着近来互联网消费贷收紧、信用卡利率上下限放开等,为银行信贷消费服务提供了巨大空间,信用卡业务迎来新的发展机遇期。

日前,银保监会等多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小贷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贷款,进一步加强消费金融公司、商业银行等持牌金融机构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业务风险管理。

董峥表示,监管部门并没有针对大学生信贷消费市场实施一刀切,而是让商业银行等正规金融机构在严格监管下,来为旺盛的大学生信贷消费需求提供服务,对于信用卡业务来说,是回归校园的有利时机。

此前,监管还发文明确,自今年起,信用卡透支利率由发卡机构与持卡人自主协商确定,取消信用卡透支利率上限和下限管理。业内人士指出,信用卡透支利息可以灵活定价后,有利于信用卡业务在信用消费领域,在与其他互联网信用消费产品的竞争中占得有利位置。

不过,专家也表示,新的机遇也面临新的挑战,发卡银行也需持续提升自身业务实力和产品市场竞争力。董峥表示,银行信用卡未来的发展思路要有所变化,从过去以追求卡量为核心的业务模式,向培养未来优质客群的追求质量的方向转变,通过向大学生客群发卡,培养大学生客群健康的用卡观、消费观和价值观,为银行信用卡业务的未来发展埋下优秀的“种子”。

消费金融专家苏筱芮表示,未来消费金融竞争还是场景之争、生态之争,信用卡是否能担当消费金融市场的主角,关键在于自身能否抓住数字化转型的契机,将自身各业务条线整合完善。此外,信用卡利率的放开也对银行的用户分层、风险定价等提出更高要求,既是对银行市场化运作的重要考验,也能够为稳步拓宽信用卡客群创造机遇。

黄大智也表示,银行要借助大数据等技术,完善风控模型,把握好资产质量,才有盈利空间。

来源:经济参考报

本文转自我爱卡,原文链接:https://www.51credit.com/info/redian/193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