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信用卡三次大的变局,大量降额和封卡后你的信用卡还好吗?

#投资理财方式有哪些##信用卡逾期怎么办?#

去年以来,很多银行信用卡客户纷纷发现自己的信用卡不是降额就是封卡,导致一些人见面以后相互问候:你的信用卡降额了吗?你的信用卡还好吗?

银行信用卡曾经面临三次变局,如今面临的降额和封卡是银行信用卡三次变局的整体延续和最后的结果。

银行信用卡固然取得了快速的发展,数据显示,自2002年至2018年,中国银行卡市场经历了高速发展阶段,银行卡市场的交易量、交易笔数的年均复合增长率都在35%以上。但银行信用卡一直面临着各种变局,每一次变局都对信用卡的发展形成一定的冲击,并对目前的银行信用卡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银行 美好,一直在身边 信用卡

第一次变局,2011年强化信用卡整体额度的管理,但直到这两年才真正进行规范,目前对信用卡的一人多卡、大额度授信规范就是这一政策的结果。

实际上,目前的信用卡大量降额并不是什么新的东西,既是对第一次变局的从严执行,更是对多年来没有严格执行后果的校正。

中国银监会2011年第2号文件《商业银行信用卡业务监督管理办法》第十五条明确规定,发卡银行要加强信用卡总体授信额度的管理,应当对持卡人名下的多张信用卡账户授信额度、分期付款总体授信额度、附属卡授信额度、现金提取授信额度等合并管理,设定总授信额度上限。

虽然规定中明确地要求了各银行要对信用卡持卡人进行整体授信、总体额度控制,但事实上并没有严格执行,各银行只对本银行信用卡持有人进行总授信,根本没有考虑信用卡持卡人在所有银行的信用卡总授信进行管理!

2014年11月上海监局向各银行提出信用卡业务风险管控的六条监管要求,和2014年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银行卡业务风险控制与安全管理指引》,都明确要求各银行信用卡严控一人多卡、过度授信的情况。

但现实中仍然大量存在一人多卡、过度授信的情况,2014年6月4日上海市虹口区一家三口由于信用卡透支无力偿还而自杀事件,利用十余张信用卡透支达50多万被用于炒作期货,就是没有严格执行总授信额度管理和刚性扣减的结果。2019年9月,银保监会北京监管局通报的刚大学毕业的小王实际月收入仅有3000多元,申请了多家金融机构的高额信用卡,授信总额度高达80万元。2019年5月28日,广东珠海律师助理月薪仅3000多元,名下却有14张信用卡,授信额度超过77万,信用卡欠款总额达到87.8万多元。

目前监管部门对信用卡整体授信和额度的严厉处罚和从严管理,各银行加强对信用卡整体额度的控制,并对信用卡大量降低授信额度正是对以前信用卡过度授信现象的校正。

信用卡管理真正的第一次变局来临,信用卡申请的审核越来越严格,部分信用卡面临大幅度降低额度,这就是为什么从2019年1月份以来,一些信用卡用户没有任何征兆地“惨遭”信用卡降额的必然结果。

第二次银行信用卡变局:从严管理信用卡的套现行为,特别是对以卡养卡进行严格的约束

2017年银监会发布了《中国银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信用卡预借现金业务风险管理的通知》(银监办发〔2017〕49号),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调整信用卡取现的还款政策从紧控制,明确规定:

“信用卡预借现金业务原则上不享受免息还款期或最低还款额待遇。持卡人确实有需要对预借现金业务申请分期付款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在重新评估持卡人信用状况和还款能力的基础上,签订业务合同,并在信用卡总授信额度中相应扣减该笔预借现金业务总金额”。

这一政策之所以说是银行信用卡的第二次变局,就在于从根本上制约了银行信用卡的套现行为和以卡养卡的行为,明确地将以前信用卡取现的分期还款这一以卡养卡基础,调整为信用卡取现后在下一个信用卡还款日一定要全额偿还,同时还要收取利息和手续费。

以卡养卡已经成为一些人的生活方式,并成为信用卡的重要业务方式,银行信用卡发行量和业务量之所以快速发展,一些人以卡养卡、大量开信用卡、追求大额度授信等推动了银行信用卡数量和透支金额的发展。以卡养卡的基础是大额取现,取现以后的分期付款是重要的前提,在不断累加透支额度的同时,过上了所谓的不工作、没有收入、只靠信用卡就可以过上的不劳动的富足快乐生活。

以卡养卡是以一张信用卡的额度偿还另一张信用卡的欠款,必须以信用卡套现来实现。从而发生一个人尽可能多的申请信用卡,2014年上海银监局抽查某银行部分年轻持卡人群授信情况时进行了统计,约16%的持卡人在该银行授信时已持有超过8家(含)银行的信用卡,授信额度超过月收入的30倍,个别甚至达100多倍。在申请多张银行信用卡以后,想方设法提高信用卡额度,所以各种养卡攻略和提额攻略盛行。

以卡养卡的成本非常高,对社会的危害非常大,对银行信用卡风险的累积非常严重,如今信用卡取现要收取一次性的手续费,实际上有年化将近18%的取现成本,而通过套现服务机构完成的取现要一次性的支付1%到2%之间的费用,如果每个月操作一次年度套现服务手续费就达到了12—24%,如果滚动操作将导致巨大的信用卡透支额度而无法自拔。

监管部门第二次的严格管控表面上看只是加大了那些信用卡套现的成本和还款压力,本质上是从源头上控制了信用卡的以卡养卡和套现还卡行为。更重要的是还明确了信用卡取现包括现金提取、现金转账、现金分期等信用卡预借现金业务的用途只能为消费,不得用于生产经营、投资等非消费领域,包括但不限于购房、证券投资、理财、借贷及其他权益性投资。

这一次的信用卡变局不仅仅是对信用卡取现、套现等行为进行了严格的约束,更是对信用卡套现和以卡养卡进行了政策上的严控,那些以卡养卡、套现的信用卡将受到降额甚至直接封卡。这是很多人信用卡被降额或封卡处理的重要原因。

银行 美好,一直在身边 信用卡

第三次银行信用卡变局:最近的一次规定严令停止各种信用卡代偿业务

2019年11月18日,中国银联下发《关于开展收单机构信用卡违规代还专项规范工作的通知》,要求收单机构应从外包服务机构合作、商户管理、交易监控等各环节全面排查是否存在信用卡违规代还业务,对于发现信用卡违规代还业务的,应立即关停。

不仅明确了信用卡违规代偿的禁止性要求,还特别强调了对代偿业务未来的处罚措施,明确自2019年12月2日起,收单机构如果仍存在信用卡违规代还业务的,银联将根据银联业务规则从严从重处置,包括但不限于全行业通报、暂停银联网络内业务等。

信用卡代偿业务在很多人看来只是一个小业务,将其列入第三次信用卡变局只不是有一点小题大做。

但实际上,信用卡代偿行为通过对那些没有能力及时偿还信用卡透支的信用卡持卡人进行代偿,不仅维护了信用卡持有人的表面失信清洁,更是从根本上助长了信用卡的各种透支和信用卡透支金额的扩大,从而导致信用卡持有人透支风险的累积和信用的非真实性。

截至2017年末,国内信用卡余额代偿市场规模在323亿元左右,有的人认为银行间信用卡生息资产超过2万亿元,这就是代偿市场规模的巨大潜力。

从信用卡未偿金额看,据有关资料显示,2015年末信用卡未偿余额已经突破了3万亿,2019年末银行卡授信总额为17.37万亿元,应偿信贷余额为7.59万亿元,2019年比2015年底增长了1.53倍。2018年3月号称“信用卡余额代偿业务头部公司”的维信金科申请赴港首发(IPO),该公司注册用户量从2015年末的110万猛增至2017年末的4840万。

信用卡代偿的存在是以卡养卡和信用卡透支金额扩大的帮凶,更重要的是信用卡代偿隐藏了信用卡消费的真实用途,甚至有的还造成了社会风险案件。

如今严格清理和禁止信用卡业务代偿,实际上是恢复信用卡业务的本来面目,对信用卡业务是一种大的变局,最重要的是将改变信用卡的生态。

信用卡经历上面的三次变局,将对信用卡生态产生非常大的影响,从根本上是控制信用卡业务风险的累积,还原信用卡的本来面目。

2020年6月29日,银保监会官网发布《中国银保监会消保局关于合理使用信用卡的消费提示》,提醒消费者:应正确认识信用卡功能,合理使用信用卡,树立科学消费观念,理性消费、适度透支。被认为是面对信用卡不良面临骤升的压力,银保监会提醒持卡人“理性消费、适度透支。”

重点提示,消费者过度依赖信用卡透支消费,背负了超出其偿还能力的大额信用卡贷款,甚至陷入“以贷还贷”“以卡养卡”的境况,导致资金紧张、还款压力倍增等问题。还提示有的消费者将信用卡借款违规投资于房地产、证券、基金、理财等非消费领域,严重地违反信用卡资金的用途管理,在放大资金杠杆同时,导致个人或家庭财务不可持续。明确要求消费者正确认识信用卡功能,理性透支消费,不要“以卡养卡”“以贷还贷”,更不要“短借长用”,合理发挥信用卡等消费类贷款工具的消费支持作用。

因此,目前的信用卡开卡审批从严、信用卡额度大量降低甚至封卡、清理各种信用代偿行为,本质上是多年来信用卡三次变局的效能叠加,从根本是规范信用卡的透支和消费行为,特别是以卡养卡、以贷养贷、套现和大额取现等过度依赖信用卡、过度透支行为的根本性管控,从长期看有利于信用卡业务的正常发展和信用卡市场的秩序重塑。(作者:麒鉴)

头条搜索功能强大,在头条搜索“信用卡降额”第二条,你就可以发现各大银行的降风暴信息

银行 美好,一直在身边 信用卡

本文转自今日头条,原文链接:http://toutiao.com/group/6846189609651536397/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