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季度中国信贷官调查 | 银行逆周期发力迎挑战

银行信贷官调查介绍:我们通过问卷、电话和面对面交流等形式,与国有、股份制、城市商业银行负责信贷业务的高管进行访谈,了解信贷官对2020年二季度信贷资金的看法。本次调研共涉及约50位不同银行总分支机构信贷银行信贷官调查介绍:我们通过问卷、电话和面对面交流等形式,与国有、股份制、城市商业银行负责信贷业务的高管进行访谈,了解信贷官对2020年二季度信贷资金的看法。本次调研共涉及约50位不同银行总分支机构信贷工作者。

本篇文章来源于公号一瑜中的,华创宏观张瑜团队

2020年二季度银行信贷官对经济增长的预期普遍悲观,但在逆周期支持实体经济的政策目标下,银行信贷投放力度仍然保持积极。一边是下行的经济预期,一边是加码的信贷投放,银行稳健经营迎接挑战,不良风险率已有抬头之势,息差空间收窄趋势基本明确——

1、首先,银行信贷官对经济增长普遍预期悲观,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认为全年GDP增速可能不及3%。并且,银行规模越大,对经济增长的担忧越深。

2、其次,二季度信贷投放仍然维持积极,政府类项目与制造业贷款是信贷发力的重中之重。需求端,各类贷款需求保持强劲,但政府类贷款和个人按揭贷款热度最高。伴随基建加码和新增专项债额度下达,政府类贷款需求继续增长。LPR利率的调降以及房地产作为刚性资产和抵押品的特殊性,使得个人按揭贷款需求也十分积极。投放端,50%的信贷官预期二季度信贷投放规模将同比增长10%以上。政府类贷款,具有低风险高规模的特点,一则在经济下行中为银行减缓不良风险,二则同时帮助银行在“揽存战争”中拔得头筹。制造业贷款,对于国有大行而言是特殊时期的政策目标,对于中小银行而言则是获得再贷款再贴现政策支持的必须。

3、利率方面,二季度资产端利率或跟随LPR普降,但节奏不至过于激进。接近八成的受访者认为二季度MLF和LPR还将继续下调10-20bp。而面对资产端利率持续下行带来的息差收窄压力,多数银行认为二季度存款基准利率下调值得期待。

4、最后,尽管信贷官预期二季度资本金压力或有所缓和,但息差压力与不良风险或在2020年或进一步凸显。六成受访者认为2020年银行息差收窄在15bp以上,资产端贷款和债券收益率的持续下行远远领先于负债端资金利率变化,存款利率的刚性增加了银行息差压力。制造业贷款仍然是不良率上升的主要来源,但个人房贷、消费贷也有不良冒头之势。

一 经济增长预期普遍悲观

问卷数据反映,银行信贷官对于未来经济增长的预期普遍悲观。认为全年经济仍能够实现翻番的信贷官占比仅有3%,并且有超过半数的受访者认为全年GDP增速可能不及3%。而根据我们的测算,若要保证2020年城镇调查失业率不超过6%,经济增速需要维持近3%的增长。结合来看,或反映2020年稳就业仍有一定压力。

从不同银行看预期差异,银行规模越大,对经济增长的担忧越深。国有大行和股份银行,认为二季度外需冲击或明显拖累经济修复力度,反而城商行对逆周期调控效果的信心更强。

二 政府类项目与制造业贷款是二季度信贷的发力点

对比一季度,二季度信贷需求大概率继续升温。65%的受访者反映信贷需求将较去年同期更为火热,而其他银行则担忧需求将受出口影响而出现同环比收缩。就贷款类型来看,各类贷款需求均保持强劲,政府类贷款和个人按揭贷款需求热度较高。伴随基建加码和新增专项债额度下达,政府类贷款需求继续增长。值得注意的是,伴随5年期LPR利率的调降以及房地产作为刚性资产和贷款抵押品的特殊性,个人按揭贷款需求也十分积极。就企业规模来看,在低利率融资环境和疫情后周期中,无论是头部企业还是小微企业,贷款需求或均保持稳步回升。

对应回升的信贷需求,二季度信贷投放维持积极,股份行尤其。50%的信贷官预期二季度信贷投放规模将同比增长10%以上(对比2020年Q1对实体投放人民币贷款同比增长15%)。就投放力度来看,股份行最为积极,认为信贷规模将同比回落的受访者为0。国有大行和城商行对比下稍显保守,但也有7成以上受访者对信贷投放表示乐观。就投放类型来看,政府类贷款、制造业贷款是二季度信贷发力的重中之重。政府类贷款,具有低风险高规模的特点,一则在经济下行中为银行减缓不良风险,二则同时帮助银行在“揽存战争”中拔得头筹。制造业贷款,对于国有大行而言是特殊时期的政策目标,对于中小银行而言是获得再贷款再贴现政策支持的必须。横向对比各类银行的投放偏好,股份行依然偏重于房地产贷款,而对制造业贷款较为保守。而城商行在制造业投放上最为积极。约一半的股份行信贷官表示2季度信贷投放仍然会关注房开贷,而出于不良风险的考虑25%的信贷官表示或收缩制造业贷款投放规模,与城商行和国有大行的选择差别较大。

特别的,对于普惠型小微贷款,仍有超半数银行表示2季度普惠小微贷款余额同比将保持在25%以上,甚至有少数积极的国有行和城商行表示小微余额同比在35%左右。当前一季度末,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同比增长25.93%。此外,80%左右的信贷官表示银行在小微贷款投放过程中得到了地方财政补贴,这与央行在新闻发布会上反映的情况一致,预计后续1万亿再贷款再贴现额度在具体实施过程中也会继续这一“银行放贷、地方贴息”的模式。

三 资产端利率普降,存款基准率下调值得期待

信贷官预期二季度资产端利率跟随LPR普降,但节奏不至过于激进。接近八成的受访者认为二季度MLF还将继续下调10-20bp,1年期LPR跟随MLF同步调降,实际贷款执行利率也将继续下行。但是考虑到4月监管加强对贷款资金流入房市的关注,以及票据融资利率的快速下行,认为个人按揭利率和票据融资利率继续压降的信贷官占比仅六成。而面对资产端利率持续下行带来的息差收窄压力,多数银行认为二季度存款基准利率下调值得期待。

四 资本金压力缓和,不良上升和息差收缩需关注

信贷官反映二季度资本金压力或有所缓和,受访者中认为资本金压力加大的比重不到50%。虽然贷款投放力度较去年同期加大,但银行一方面加强资负管理一方面借助资本补充工具,成功“补血”。但值得关注的是,银行的息差压力在2020年或进一步凸显,尤其是城商行。六成受访者认为2020年银行息差收窄在15bp以上,资产端贷款和债券收益率的持续下行远远领先于负债端资金利率变化,存款利率的刚性增加了银行息差压力。少数国有大行和股份行,表示能够凭借压缩存款利率的上浮比例和较强的资负管理能力争取息差空间,但广谱利率下行环境无疑对城商行经营形成更大挑战。

响应逆周期信贷支持的需要,银行在加大信贷投放力度的同时,面临不良贷款率上升考验。约有60%的信贷官反映2季度不良率将环比上行,其中城商行和股份行比例较高。制造业贷款仍是不良率上升的主要来源,但除此之外,部分大行开始反映个人按揭贷款、消费贷款的不良率开始冒头,这给银行后续的信用卡和房贷业务的风控管理提出挑战。

投稿、内训合作点我

猜你喜欢